Tips

【透明粉撲】IG小店吸4萬粉絲 店主不藏私傳授爆紅秘技

能夠自設化妝品牌,短短7個月間不靠任何宣傳便累積了4萬多恆常關注的追隨者(follower),再在11月下旬推出橫掃歐美的透明粉撲,fifi公司IG帳戶的追隨者已急升1倍,至現在差不多9萬人。 fifi認為,經營網店的致勝第一步是必需先選出合適的社交媒體,那日後的工夫才不會白費,如她的公司主打海外市場,所以她便專注在目標客源較多的Instagram上下苦功,「如果推本地市場,我就會選擇用Facebook」。在選用平台後,接下來出帖的工作亦不容馬虎,fifi亦分享數個可讓每帖都百發百中,聚集更多追隨者的心得: 1) 影靚相 「用心把相片影得好是很重要的,因為追隨者根本摸不到產品時,他們唯有靠相片來吸引他們。如果自問攝影技術不是太在行,那可能要花一些錢找人幫手。」她指國內的「淘寶」商店都很捨得出錢找攝影師拍照,就是要藉相片來增加銷量,「有相你便有power。」 2) hashtag要準 「始終,別人還是要靠hashtag才找到你」。放眼Instagram,很多網店的hashtag都不下20個,fifi表示要寧缺勿濫,更應參考同類型產品,看看其他人在tag什麼,或是搜尋「最多人tag的tag」作參考。 3) 不停貼文 重點是「一日throughout都要post」!fifi自言她以前都會每日有5、6個帖文,笑說再麻煩也得發帖,別無他法。但帖文要夠多之餘,亦要有質,內容上亦要有變化,不要讓人覺得自己在硬銷產品。另外,帖文的內容資訊一定要足夠,「不要一句:『新貨到』便再沒下文,應該同時交代怎樣買及怎樣找到你。顧客很重視這些資料,因為他們覺得你的招呼很周到。」 4) 每個評語亦要覆 留言不論好壞, fifi奉行「見到便要答」的原則,「就算是一個hello都要覆,當我們在一個那麼隔絕的網絡世界裏,只是依靠文字與圖片溝通時,唯一一樣令人感到具人性化的一點便是一句『hello』」。一句話看似微不足度,但fifi說這正是顧客期望的服務,「消費者購買的是一個體驗,他在你那裏感覺到有提供著服務,覺得『我不是面對著電腦,另外一端是有一個人會關心我及回答我的問題。』不管他是拿1元,或是100萬元,他們都是追求這感覺,要令網店做到差不多是如實體店般的感覺,這是唯一一樣可令自己與別人不同的地方。」 她建議,當遇上無故指罵時,「沉默是金」是理想的應對方法;客人若是理性地對產品提出評語,店主便應以正面的態度回應,「此終他們是客人,如我們一樣都會有感受,所以遇著這情況,我會說:『多謝你的評語。不好意思,或許我們會改進一下。』」 fifi最後亦提醒一句,指網絡上的追蹤人數與生意額並無正比關係,「有4萬位追蹤者不等於有4萬顧客個會前來光顧,(經營社交媒體)純粹是當要推出新產品時,會有多點人知道。」 Link: HK01 ...

【透明粉撲.附評測】IG小店3周賺百萬 港女憑一「膠」橫掃歐美

或許妝容蓋過倦意,一臉精神的余菲菲fifi笑說:「成兩星期沒瞓過」。fifi自言這個月來,心力都花在於歐美大賣的透明粉撲上,「我的life就是在包裝產品,我已經無晒life,我連聖誕裝飾都沒有放出來,我年年都有佈置的,狗仔又唔得閒陪。」 fifi曾一開始因工作太忙而無暇見面,其後記者願意縮短訪問時間及遷就地點,她才能抽空接受訪問。無他,因從2016年11月起,fifi在短短的3周內已賣出4萬個品牌的透明粉撲,並已需要第9次回貨。獨自撐起化妝品公司Molly Cosmetics的她,早知單憑一雙手並無法應付,不過就算找來朋友義務幫忙,一天也只能包裝300件貨品,加上舊訂單未去,新訂單又接踵而來,難怪她要做到通宵達旦。 一篇帖文 做成百萬生意 但原來fifi並非引入透明粉撲的第一人,因日本化妝品牌IPSA在今年夏天曾將其以贈品形式贈送,其後台灣品牌Hebe及Mocodo也陸續推出類似產品。當了15年化妝師的fifi,經友人送贈下嘗試使用,初接觸覺得是個有趣的噱頭,加上在粉絲們的支持下,便決定找廠家生產,「我初時不敢訂很多貨,都是幾百粒,而且預期只賣出數十粒。」 然而將記憶倒帶至1個月前,fifi卻是歷歷在目:在11月26日早上,產品在fifi正要出門吃飯前送到,她為滿足部分粉絲期待的心情,便將相片上載到instagram,飯後又再把試用短片上載更新,「順手」上載至當時僅有400人讚好的facebook專頁內,誰不知這順手竟成翻天的一著,「我在晚上7至8時看一看facebook:『咦?條片有40幾萬view!』,我推算是有幾位fans分享了開去,結果變成viral(病毒式散播)。我覺得很訝異,然後在2至3個小時內,數百個產品便賣光了。」 一夜爆紅只是開始,「第二日醒來,朋友告訴我《Cosmopolitan》、《Glamour》、《Teen Vogue》全部都在報道」,fifi說電郵信箱充斥著顧客訂單及傳媒查詢,「掙大眼已有幾千封電郵,過往從來無人email過我的。」本來只想帶新玩意給品牌粉絲,到事情如滾雪球一樣,愈滾愈大,連美國化妝界紅人Jeffree Star亦拍攝短片評測。網路上鋪天蓋地的報道增加了產品的知名度,品牌從以前每天只有5、6張訂單,到如今因賣透明粉撲而跳升至每天最少有1,500張。光算透明粉撲在這數周的4萬銷量,便令她賺到過百萬元的收入。她至受訪當日仍覺夢幻,「我覺得自己仍在造夢,為什麼事情會發生得那麼快呢?」 儘管推出不及日本與台灣快,但fifi透明粉撲的勢頭卻比先行者還要厲害,她猜想由於前者的傳播途徑並非英語,因此消息最遠只能來到香港,惟自己的品牌主打歐美市場,在網上的帖文全用英語撰寫,加上原有4萬位Instagram的跟隨者,致令她的產品能在歐美地區的網絡掀起風潮。「如果貿貿然有一個香港女子拿著(透明粉撲)話賣去美國,我不覺得會有chance一夜爆。」 網路爆紅 有機亦有危 生意一夜間急速發展,甚至讓她能機會與來自冰島、波蘭、南韓及澳洲等獨家代理分銷商接觸,加上在新加坡、印尼及緬甸的既有合作單位,fifi自言現在確是做到「甩轆」。為減輕負擔,她已開始把送貨的工序交到本地一所發貨公司處理,自己則可騰空時間來改善包裝及網站,並計劃製作更多新產品。她希望跟另一個化妝海綿牌子一樣,日後能推出更多款式的產品來保持新鮮感。她表示不怕被別人抄襲,「(該海綿品牌)推出的任何顏色與形狀產品,在推出後都會被人緊接跟風,但由於它是率先推出的品牌,所以自有一定地位。」 由於她是跟隨風潮製作產品,所以fifi也有擔心過這點子會變成侵權行為。她曾就此問題徵詢律師意見,獲回覆指她的產品不牽涉專利問題:「律師解釋說這就好像樹一樣,不可以將樹申請作專利,這產品亦如是。」 訪問數天後再與fifi聯絡,她指網路上突然出現了很多同類型的透明粉撲,那些店家更擅自盜用了她自行製作的影片作宣傳--由於開始得太匆忙,fifi忘了在這些宣傳影片裏加上水印。她語帶激動地說:「很多人拿Jeffree Star(使用Molly Cosmetics透明粉撲)的照片來為自己的產品宣傳……我生氣的不是別人賣與我類近的產品,而是能與Jeffree Star接洽,某程度是我PR的成果。」用心經營的成果被人「借用」,她更擔心別人用她的照片作宣傳,讓顧客將它們與自己的產品混淆,一旦他人的產品有問題,將會影響她品牌的聲譽:「有毒咁點?」 為了在競爭激烈的市場突圍,她決定提前推出全新的閃粉款式。「一定要緊貼市場,不要只以為處理自己公司的事情便可以,一定要了解對手在做什麼,因要有競爭力,便要快過人,永遠比人走前一步。」 實況測試:透明粉撲 VS 化妝海綿 這塊「膠」聲稱特別之處不像一般海線或化妝掃般在使用時會吸收產品,不會造成浪費之餘,亦較經濟和衛生,但究竟效果是出乎意料的好還是徒具虛名?記者非專業化妝師,但嘗試以用家角度進行評測,分別使用透明粉撲及化妝海綿沾上一樣分量的粉底液,再以衛生、妝容效果及經濟角度作評價。 衛生度 化妝工具始終是用在面上,需恆常清潔來防止細菌滋長,不過香港天氣潮濕,因此在清洗化妝海綿及化妝掃等工具時,需較長時間才能風乾,在春夏季節,更是容易因發霉而得無奈棄掉。由於膠製物質製成的透明粉撲,沖洗過程無疑是較方便,記者嘗試清洗、沖水再印乾,所需時間少於5分鐘。 使用度 由於化妝海綿是濕用,所以粉底比較易推開,亦不會出現條紋,相反,透明粉撲在控制分量方面需要拿捏,亦需要較多時間推至均勻。在比較下,使用化妝海綿一邊的妝感較薄,用透明粉撲的另一邊,因粉底沒有被粉撲吸收,所以妝感會厚一點。但以上粉後的效果作比較,並沒有太大分別。 經濟度  由於透明粉撲不會吸收粉底,需要粉底的用量會相比海綿少,變相節省了產品。另外,化妝海綿與粉底掃都需要在恆常更換,反而,透明粉撲帶有靭性及彈性,似較耐用。 Link: HK01 ...

Instagram玩出新玩法!開放全球用戶追蹤「Hashtag」關鍵字

由Twitter創造的網路用語Hashtag(#),近年來已經成為社群平台上不可缺少的標記方式,把特定文字透過Hashtag標記起來,不僅可以註記此貼文或照片的特性,還能讓其他用戶來搜尋此Hashtag的相關貼文,成為社群搜尋的好工具。 舉例來說,搜尋#sunnyweekend會看到許多週末好天氣出遊的照片;搜尋#eatingnyc會有許多紐約市值得造訪的餐廳資訊與圖片。 而過去只開放用戶另外輸入文字來搜尋的Hashtag,現在Instagram開放所有用戶來「追蹤」Hashtag,讓他們不必特定追蹤某人帳號,也能透過追蹤某個Hashtag來看更多自己感興趣的貼文分享。比方說,愛狗愛貓人士能直接追蹤#dog/#puppy/#cat等,愛看美味食物照片的則能鎖定#food/#foodgasm等類別。 追蹤的Hashtag相關貼文,會透過Instagram演算法,來找出相關的貼文,並且時間較相近、貼文品質較高的結果,來呈現到用戶的動態時報上,與追蹤帳號的貼文一起呈現。 Instagram算是個相當特別的社群平台,著重在照片與影片分享,成功塑造許多興趣類、視覺文化類的社群在此平台上。透過這個新的Hashtag追蹤功能,不僅讓用戶能更方便找到、發掘自己有興趣的影像,更有助於Instagram延長用戶的使用時間,讓他們停留更長時間在此平台上。 Hashtag追蹤功能目前已經更新給全球Instagram用戶使用。 Link: 數位時代...

Facebook 「任重道遠」?

社交媒體《Facebook》自 2004 年推出至今,一直是社交媒體的龍頭,盡管近年青年人較喜歡使用《Instagram》,認為《Facebook》內容太政治化,但早前公布季度業績,充分反映一哥的地位:每月用戶已經接近 20 億人,收入主要依賴廣告,其盈利跟去年相比增長達 76 %,單是今年頭 3 個月的盈利已經是 30 億 6,000 萬美元。一間擁有如此大量客戶和可觀盈利的國際機構,應該如何回饋社會甚至全球,當中背負甚麼責任? 社交媒體不僅單改變了營銷、公共關係、媒體的生態環境,更改變了人與人之間的溝通模式,而《Facebook》更是當中的表表者。從正面角度而言,更多人願意在《Facebook》發聲,分享自己的喜、怒、哀、樂,這些內容的表述無論對政府、政客、營銷商及不同的持份都是很有價值的資訊,只可惜《Facebook》跟互聯網一樣是「雙刃劍」,同樣被人濫用灌輸不良意識、欺淩,甚至發放暴力內容,例如上月有人在《Facebook Live》直播槍殺陌生人和殺死親女的片段,可惜《Facebook》在事後 3 小時才刪除片段,是次事件不單引起全球關注,更引起廣告商擔心,憂慮其廣告出現在有問題內容。 有見及此,Facebook 增聘了 3,000 人處理暴力內容及影片等不良內容,其實單單作出這樣的安排便足夠嗎?筆者認為,社交媒體確實引發不少問題,其實作為負責任的企業,應該考慮成立基金,支援社區、慈善組織,解決由社交媒體引發的大大小小社會問題,正所謂「取諸社會、用諸社會」,例如支援國際組織減少網絡欺淩事件,事關這個問題其實嚴重,只不過要解決亦非輕而易舉。 根據一份 2014 年由「聯合國兒童基金會青年使者」就中學生網絡欺凌行為進行調查,共訪問 251 位中一至中六學生,其中 8.4% 受訪者承認曾成為「欺凌者」,近 10% 曾「被欺凌」,至於自認為是目擊欺凌行為的「旁觀者」則有 88%。香港衞生署亦於 2014 年發表《使用互聯網及電子屏幕產品對健康的影響諮詢小組報告》,指出網絡欺凌的受害者會持續影響其學業,因而患上抑鬱症的程度亦相對嚴重。 要明白這個年齡層的青年人,自我約束能力非常薄弱,模仿能力極強,很容易透過社交媒體「耳濡目染」,若然能夠透過社交媒體發放更多「正能量」及正確信息,將有助他們正確使用這個平台。除此以外,「網癮」、「起底」、「網絡審判」等比比皆是,社交媒體成為最大的催化劑,讓這些問題變得惡化。 公道一點,《Facebook》既然是一把「雙刃劍」,亦有其可取之處,這個媒體過去成功協助不少尋找失散親人的個案,特別是 2004 年南亞海嘯慘劇;它亦將一些不公義的事情公諸於世,近期聯合航空強拖乘客下機曝光的事件便是好例子。它更協助不少機構成功籌款,例如在 2014 年的「冰桶挑戰(Ice Bucket Challenge)」,成為全球佳話,成功為「ALS(肌萎縮側索硬化症)」病人籌款。 由此可見,《Facebook》的使命是遠超傳統大企業對社會的責任,可謂「任重道遠」,若然能夠透過有效的監察,建設成為有公信力的社交媒體,令更多持份者使用和信賴,相信不論其廣告收入及用戶人數必定激增,筆者期待未來《Facebook》有效改革,令更多人在這個社交媒體受益。 以上內容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Photo:法新社 Source:ezone.hk Link: E-Zone...

Apple 官方帳號登陸 IG!背後原來是一段因怨情仇?

現今網絡幾乎是由社交平台主導,主流有 Facebook,年輕的愛玩 Instagram,不少大品牌為收宣傳之效,開官方 Facebook Page、Instagram Account 亦是自然不過的事。不過凡事也有例外,Instagramer 都愛用 iPhone 吧,但 Apple 原來到昨日(8 月 7 日)才正式加入 Instagram,開啟官方的 Instagram Account。其實 Apple 也有為 Apple Music、iTunes、Beats 1、iBooks、Carpool Karaoke、Planet of the Apps 開 Instagram Account 的,只要真正的官方 Account 卻要等到今天。為什麼?背後原來有段故。 其時 2012 年 Instagram 方興未艾,但 Apple 卻視 Instagram 為最佳伙伴,2011 年更把 Instagram 列為年度最佳...

模特兒快速成名靠社媒?

【e-zone 專訊】互聯網應用爆紅原因之一是用戶能自創內容兼發行及分享(User-generated Content),毋須再靠媒體、公司等傳統中介或發行渠道;近年連專門行頭的門檻也打破,重定遊戲規則 - 說的是 fans 人數打低很多傳統媒體的《Arsenic》網上生活分享平台。但如何令注意力(attention)變成業務模式(business model),成為關鍵。 Arsenic Magazine 總部位於洛杉磯,去年 6 月推出,供模特兒及一般女性在其《Snapchat》及《Instagram》等雲端平台發表相片及影片,展示自己真善美的一面,任何人可自由分享及交流意見;作品「門檻」亦很低,毋須僱用專業攝影師拍攝,家中也可以是「沙龍」場景。 展示體態知性美 Arsenic 屬公開及自由的平台,很多想成名的模特兒、或純粹想把私人唯美照公開給大家分享的人,《Arsenic》亦不會付費給上載相片到《Snapchat》的用戶,但後者有機會成為明星(最少在社交平台)。有女性網民亦認為 Arsenic 提供了展示自己體態甚至知性美的平台。 因為 Arsenic 大受歡迎,很多知名品牌亦主動借出產品供用戶拍攝。你說它是「自 high 」平台?可先看看數據:在《Snapchat》每日瀏覽量超過 700,000 次,在《Instagram》粉絲更超過 110 萬,比《Maxim》(532,000)加《Esquire》(227,000)粉絲總數還要多;連在 Arsenic 在《Twitter》公司帳戶也有逾 17,400 名跟隨者。 此外,《Arsenic》亦打破女性要成為明星的規則以及開闢新途徑,例如由模特兒公司安排工作機會及拍攝造型(若他們選上你的話);風格當然是由攝影師決定,故未必是自己想要表達意念;在 Arsenic 的影片或相片則是一切自主:選場景、擺姿勢,甚至是自拍。 成功兩輪集資 以初創企業(startup)計  Arsenic 亦算頗成功:營運初期也是由「義工」或 part-time 支撐(多為女性);現估計約聘有 40 名職員,估值升至約 5 億美元,之前已從 Arena Ventures 和 Wavemaker Partners 取得 75...

  • 3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