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L Tag

網絡紅人一個post收逾萬元 黎明新廣告 100毛傳獲百萬製作費

【科技透視】 《100毛》的成功令數碼廣告大熱,收費更直逼TVC(電視廣告)。想做「網絡界Paco」的司徒夾帶(陳學鳴)創辦製作公司,加上KOL(Key Opinion Leader)經理人公司錄過千萬收入一年;「信用卡達人」小斯甘願放棄做會計師的「好前途」,全職做網上紅人。 記者:梁偉聰 有廣告界業內人士透露,現時KOL收費由數千以至數萬元不等,就算是沒有現真身的網絡界King Jer都收5,000元出一個貼文(post),《100毛》「腦細」林日曦及一眾當紅主播更加收數萬元一個post。近日《100毛》與天王黎明合作的咖啡廣告,一日內就超過300萬次觀看,他透露除黎明收7位數字的酬金外,《100毛》亦收近百萬元製作費。而林日曦回應本報查詢時僅表示,「唔講得㗎呢啲嘢,會俾人碎屍。只能夠話係介乎一蚊到一億之間」。 司徒夾帶指,數碼廣告近年大行其道,尤其近一年公司生意正以倍數上升,旗下的KOL一年間增至近20人,「個餅開始越做越大,個人身價開始上升緊,收入亦同步上升」。他透露現時出一個post收緊4位數,「我最少like個post都有5萬幾個reach,可能多過以前落一本雜誌嘅銷量」。 銀行搵小斯推廣信用卡 究竟一like何價?司徒夾帶認為,like只是基本的標準,仍要看KOL與廣告的脗合度,「好似Hunny(女魔術師)出一個post就貴我50%」。他預計,一個10萬likes的專頁,一年收入大概10萬至20萬元。司徒夾帶認為,網絡廣告得到廣告商注意,主因是傳統觀眾正急劇流至網上,廣告商需要重新尋找這批觀眾。 小斯對信用卡的了解令他成為這方面的KOL,亦為他帶來可觀收入。「舊年開始有銀行搵上門合作推廣信用卡,有啲會收4位數出一個post」。小斯指,有錢收固之然開心,但最開心的是銀行會聽自己的意見,「有時佢哋會問我張卡點sell好」。 小斯不願透露現時網上工作的年收入,只表示達是6位數,但已經比本身會計師正職高,故他在年半前全職發展網上業務。「想把握機會博一博」。將自己興趣變為事業並非易事,小斯現時除了寫關於信用卡的資訊外,同時與友人搞旅遊網站。 香港廣告客戶協會主席何偉榮表示,廣告商於數碼廣告上獲得的大數據比電視台更多更有用,越來越多老闆開始對網上廣告持開放態度,「我都會問仔女睇法」。 Link: Apple Daily...

再談KOL賺幾多?

早前無神論者的巴別塔引用了囧星人今天沒吃藥的一條叫「How many views is enough for YouTuber to make a living? | Rumor Breaker」的片來談 片中假設每1,000 view可令YouTuber賺到US$1。這個跟早前本Blog文章《YouTuber從YouTube賺幾多廣告錢?》中估計的,每View HK$0.008差不多。片中說100萬View才可以賺得基本的生活,但這個View數也最多只能賺到HK$8,000。這個數字在香港,也不算一個很好的數字。 當然不少KOL除了Adsense廣告費,讓會為不同的廣告商做內容來推廣。Economist前幾天有篇《Celebrities’ endorsement earnings on social media》。當中轉載Captiv8的數據,有個「你的Fans如何,你的收入也必如何」Table。列出在各大平台得到Fans的數量,每個廣告的帖子值多少錢。例如在一個10萬至50萬Facebook Fans Base的KOL上貼文,大概要付HK$48,000 (US$6,250)。但同樣的Fans Base,一個YouTuber Post可以近HK$97,000 (US$12,500);而Instagram跟Snapchat的KOL,所能賺的大概差不多。 澳洲YouTuber Wengie在一段YouTube片How Much Do YouTubers Get Paid?中透露,她的一個Post可以值澳幣1,000-5,000之間。現在她的YouTube Subscriber有3M之多。1M-3M Fans Base的YouTuber,每個Post應該有US$12,500之多,將16,000澳幣,即是現時Wengie所收的幾倍。 至於香港呢,很多我認知的Case,養了10萬Facebook Fans的KOL,也只收HK$10,000-$20,000不等。鮮有超過HK$40,000。 我們很難這樣去直接比較香港與美國(尤其是對方是Celebrity,不只是KOL這麼,至少名氣上很不同),但就連澳洲的「市價」也有分別呢,只好說是「文化差異」。當然啦,香港的KOL要叫高點的價,其實真的要落手落腳做好點自己的內容。現在很多人有自己的Blog,自己的Facebook Page及自己的IG。但這些只是配件。一日你不能透過好的內容,讓你的讀者喜歡你所傳遞給他們的訊息,一日也很難水漲船高,廣告價錢上升。 Link: Azure Media...

這個世界人人都是KOL,又或者無KOL

五萬港幣請KOL (Key Opinion Leader)發一個Post是甚麼概念呢?五萬元請一位坐擁一萬幾千Fans的KOL發一個Post又是甚麼概念呢?我不期然就會想起自己與同事邀請KOL / Blogger / YouTuber幫客戶做廣告的工作。 有供有求,市場經濟。市場要KOL,但香港Market細,堅肯發表意見,而且堅有Insights,加上堅有Fans的KOL不多。子曰:「有奶便是娘,輕舟已過萬重山」。先賢這兩句說明了,KOL不足時,在Facebook Page一千幾百Fans都會賺到Media錢。是KOL還是LOL,WFC? 問題是,「你的Fans如何,你的Media錢也必如何」。我假設在蘋果日報訪問中,馬天佑談說五萬大元一個Post,其意思真是一個Post,而不是他在淋花,背後還有千語BB等Celebrity入鏡;亦假設沒有其他買Post送Print等的Offer。好,萬多人的Facebook Page確已經能吸引Media Agency找上門,而且你本身也有名氣,那就更加吸引。但找你發文貼相會付多少錢呢?之前找過一些十多萬Fans我KOL出Post,大概是萬多或兩萬一次(當然有些價錢較高,也有較相宜的);本地傳統傳媒搞的Facebook Page,也大概是這個價錢,有些甚至是「一皮有找」。這數字不計算Facebook Sponsor Post的廣告費。 假設你的Facebook Page fans有150,000。Organic Reach (不買Facebook廣告下,可接觸的人數) 以爆數的10%來計算,那大概一個Post可接觸到15,000。至於如果得15,000粉絲,每個Post得十個八個人Like,其Reach就大概千多人。值不值得?當然不能單看這個Reach與Fans數,但很多Marketers都會先看這兩個數。 除了數字,KOL懂不懂做內容,以及跟粉絲聊天,也選擇KOL的重要因素。朋友說Key Opinion Leader沒有Opinion,那可以Lead個屁呢?這兩方面就要看每位KOL平日做到甚麼內容,以及怎樣與粉絲互動。 是否懂得做內容;內容是否有故事,還是只會拿著Sample拍一張照寫一堆Fact,效果可能差天共地。這也解釋了為何有些KOL粉絲不少,但他們幫你做的廣告卻沒太多回應。所以就算如OOTD (Outfits of the day)的帖子,也不可單擺個Pose及拍張照就是。而是要透過照片或文字反映配襯衣飾背後的思想,即是「Opinion」。又或者試手機者,單是列出十多二十行的Spec,而不說自己意見,甚麼可取或適合那些人,那又是沒有Opinion的表現。沒有Opinion的「O」,又怎稱得上KOL呢? 講完「O」,又講「L」。早前當雀巢找黎明加林日曦拍片賣咖啡。當時除了100毛之外,他們是找了些傳媒專業加一個KOL來分享其影片。當時我在Facebook貼了以下的圖出來,看看幾個專頁的「表現」。 但因為這圖貼得太匆忙,所以做得很簡陋。其中不少網友/廣告行家提我先貼的專頁有First Mover Advantage。而我的確沒有考慮這因素在內。多謝Middle找了這幾個專頁貼廣告片的時間。現列舉如下: 100毛 8:45 pm 東Touch 9:15 pm PassionTimes 熱血時報 9:16 pm metropop 9:30 pm she.com 9:30 pm Milk 10:00 pm Jessica Hong Kong 10:06 pm King...

經理人毀約月入 25 萬變 5 萬?網紅 Ming 仔入稟追討 430 萬

做網絡紅人、KOL 從來都不止是拍片、剪片這麽容易。應該說,成名也許容易,但要維持高人氣就需要下苦功。因此,不少網絡紅人除了堅持每隔幾日上載片段之外,還會接各式各樣的工作來增加知名度以及收入。例如:出席宣傳活動,接拍網劇、廣告、MV 之類,對這些工作機會不太熟悉的網紅就會選擇跟經理人公司簽約,讓他們安排自己的工作。而 ezone.hk 早前報道過的網絡紅人「Ming 仔」(梁嘉銘)亦是一樣。然而,近日 Ming 仔就因爲經理人公司在合約期間單方面解約,決定入稟高等法院追討一共 430 萬港幣的賠償。 Ming 仔由 YouTube 起家,主要拍攝以時下社會風氣、日常生活、政治為主題的短片、戲劇等,在 2010 年因拍下《今日 freestyle》系列而成名。事緣,Ming 仔在 2016 年 8 月開始跟經理人公司 Viral Digital Studio Limited(VDS)簽約 2 年,VDS 以基本月薪不少於 HK$25 萬的條件成爲 Ming 仔的唯一經理人。然而,在收到 3 個月薪金之後,VDS 於 2017 年 2 月尾,以無法再支付薪金為由決定單方面毀約。 在 VDS 解除合約後,Ming 仔重新由自己安排工作,每月只能賺取 HK$5 萬。近日他決定入稟高院控告 VDS,追討解約前的欠薪以及由今年...

有村架純千萬身價爆紅 狂迷開假Ig竟吸170萬人跟隨

3年前憑《海女》一劇成功出位的日本女星有村架純,現已成為日本最搶手的清純系女優,有指她的廣告身價已高達5,000萬日圓(約383萬港元),仍有十幾個廣告排隊等着她開拍,由於粉絲實在太多,早前有村架純被發現用「kasumi_arimura」開了個Instagram account,即吸引170多萬人follow,誰知這個戶口原來只是有人假冒行騙,迫得有村要立即開一個「kasumi_arimura.official」的真‧官方戶口,但貴人事忙,有村更新Instagram的頻率極低,follower至今竟只得62萬。 有村架純究竟有幾忙?拍廣告唔在講,單是2016年她已經有四套電影,2017年將會有3套,繼《奇蹟補習社》和《喪屍末日戰》後,有村九月又會有一套《謎の時空》在港上映,戲中她飾演男主角藤原龍也的好友,因為相信藤原沒有殺害母親而助其逃避警方追捕,也驅使藤原誓要用超能力回到過去找出真正的殺母兇手,但改變了歷史的藤原卻令未來世界的有村忘記了自己……但大家最關心的可能是有村有沒有性感演出吧?答案……是沒有的。 Link: HK01...

【時尚花邊】60萬一篇IG文 一場時裝媒體爭奪戰

這是一則國際性的時裝花邊新聞:時裝博客、明星名人獲贊助穿著品牌時裝出席活動一直是眾所周知的平常事,偏偏在上月剛過的米蘭時裝周中,幾位《Vogue》的編輯們終於按奈不住心中妒火,瞄準目標冷冷射出數枝揶揄之箭。 SO YES, SALLY, THE PROFESSIONAL BLOGGER BIT, WITH THE ADDED AGGRESSION OF THE STREET PHOTOGRAPHER SWARM WHO ATTEND THEM, IS HORRIBLE, BUT MOST OF ALL, PATHETIC FOR THESE GIRLS, WHEN YOU WATCH HOW MANY TIMES THE DESPERATE TROLL UP AND DOWN OUTSIDE SHOWS, IN...

75歲韓國爺爺學IG  為三個孫留下其美好作品

以前韓國爺爺每天都會接載孫兒上學,但有一天,他們跟隨爸爸媽媽回到韓國居住,爺爺終日無所事事,他的兒子開始擔心他的生活太苦悶。 兒子 : 「我記得爸爸在我小時候經常畫我們,所以我鼓勵他再次拿起畫筆。為孫兒作畫,並上載到IG。」 最初爺爺非常抗拒這個提議,直到第三位孫兒出生,他知道自己終有一天會離去,希望趁現在開始能記下孫兒成長的點滴。促使了「Drawings For My Grandchildren」 的誕生,現時爺爺的IG便有457則貼文,吸引了超過十萬位粉絲。 Link: HK01...

我們已經習慣了IG上的廣告?Victoria Beckham等45位名人收警告信

你有試過因為看到網絡上的廣告,或是名人的分享而買下某些單品嗎?但其實用過後,卻不是如想像般一樣好,可能是因為產品不適合你,更有可能是因為名人效應讓你墜入廣告的陷阱。 以為IG上的廣告,是一件平常事?可能是因為我們一直被名人所誤導。早前,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FTC)發出了90封警告信,當中有45個是我們都熟悉的名人,如Naomi Campbell、Heidi Klum、Victoria Beckham、Jennifer Lopez和Akon等名人。聯邦貿易委員會認為他們在Instagram帳戶上宣傳這些產品,有時是一些植入式的廣告,會造成一定程度的誤導。而信件的內容並非旨在指責,而是「教育」他們應該如何發佈這些文章,而不會造成誤導,最好的做法,就是列明是一則廣告,讓Followers不會因為名人的地位,而影響了自身的判斷。 然而,除了名人外,聯邦貿易委員會亦發信到一些品牌,如Adidas、Chanel、Saint Laurent和Puma等不同的國際品牌。有些品牌的文章亦被要求刪除,以糾正平台上文章的真實性。 但其實宣傳與否,有時也只是一線之差,存在著灰色的地帶。我們都知道受眾對廣告也有一定的厭惡,所以Instagram上的廣告有很大部份其實也經過了修飾的。以Victoria Beckham為例,她除了會在Instagram帳戶內分享自己的生常生活之餘,亦會宣傳她自己的品牌和其他護膚產品,有些是她的好物推介,有些則是經美化的廣告。如果換成標明是廣告的文章,你又是否願意觀看? (資料來源﹕WWD) Link: HK01 ...

湯洛雯一條IG片捧紅細妹 湯樂瑤Cass係中大法律系高材生

香港小姐2017剛於9月頭結束,其中一件令網民留意的就是張寶欣當選「友誼小姐」(即是BigBigChannel最受歡迎佳麗),而頒獎的更是2016年同為友誼小姐的姊姊張寶兒。正所謂「有其姊必有其妹」,通常靚家姊的身旁,就一定有位靚妹妹。同為香港小姐競選出身的湯洛雯,原來都有個靚妹妹。 近日湯洛雯於IG post出一段與妹妹「教網民一秒變索女」的短片,雖然只是8秒左右,以及輕輕撥一撥頭髮,就已經吸引近5萬網民觀看。不少網民都留說「妹妹一樣咁靚」、「可以参加港姐」添。當然最令人期待的莫過於是這位湯洛雯的妹妹湯樂瑤(Cassandre)會不會加入娛樂圈。如果兩姊妹可以一齊拍劇一齊做節目就好啦,一定會好好睇。 現年21歲的湯樂瑤(Cassandre)除了樣貌吸引之外,原來更是一名高材生,就讀中文大學的法律系(LLB,即是法律學。是很多人口所說的「神科」)。真的是與同是讀心理學的姊姊不相伯仲。雖然好多網民都期待這對姊妹出現在熒幕上,但是湯樂瑤(Cass)似乎還未考慮加入娛樂圈。姊姊湯洛雯回覆《香港01》訪問時說:「因為佢宜家仲讀緊大學,始終都係學業為先。」不過,又唔使灰心嘅。因為湯洛雯之後也有補充說:「大前提都係讀書,如果時間上同埋佢能力上應付到的話,都可以試嘅。」 對於一眾網民的關心及期望,姊姊湯洛雯回覆時說:「(妹妹)佢開心㗎。今次有咁多人讚佢。佢so far就冇諗住入行或者選港姐,但係佢有興趣做KOL嘅。」所以,各位在未來日子還是有機會認識到她的,又或者睇住兩位靚靚姊妹個IG止吓渴先囉。 Link: HK01...

  • 1
Top